<small id="o10t5"><table id="o10t5"></table></small>

  • <ins id="o10t5"><acronym id="o10t5"></acronym></ins>
    1. <tr id="o10t5"></tr>
        <ins id="o10t5"><video id="o10t5"><var id="o10t5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<ins id="o10t5"></ins>
      1. <ins id="o10t5"><video id="o10t5"></video></ins>

       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!手機版

        A1閱讀網 > 女頻 > 言情 > 給真千金擋災的替死鬼

        >

        給真千金擋災的替死鬼

        金鸞殿作者 著

        言情連載

        池虞本以為自己是命衰之人,才會從出生起便災禍連連,專家斷言她活不過十八歲。好在身邊的人都疼她如命,縱容她的脾氣,無下限的寵愛……直到某天,池虞在一本書中發現自己竟不是池家的孩子,而是池家人為給真千金擋災偷來的替死鬼。...

        來源:追書神器   主角:池虞,靳堯,寧瑾   65萬字更新:2022-06-29 12:50:25

        在線閱讀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        正在網絡上持續連載中的現代言情小說,《給真千金擋災的替死鬼》是這本書的現用書名,作者“金鸞殿”的原創精品作,本書上線至今,頗受關注,主人公:池虞、靳堯、寧瑾,小說又名《被養廢的惡毒大小姐覺醒了》,故事情感主要講述了:池虞本以為自己是命衰之人,才會從出生起便災禍連連,專家斷言她活不過十八歲。好在身邊的人都疼她如命,縱容她的脾氣,無下限的寵愛……直到某天,池虞在一本書中發現自己竟不是池家的孩子,而是池家人為給真千金擋災偷來的替死鬼。

        《給真千金擋災的替死鬼》內容節選

        池虞情緒激動得厲害,根本哄不住。

        池賀擔心她一直哭,傷到身體,讓醫生給她打了一針鎮定劑。

        池虞再次睜開眼,病房里多出了幾個人。

        靳氏夫婦帶著靳堯過來,給池虞道歉。

        “虞虞,阿堯是一時糊涂,不過腦子才說出那些話,阿姨已經罵過他了,你大人有大量,看在阿姨的面子上,就原諒他吧。”

        女人太會說話了,各方面滴水不漏。

        明著示弱,其實是在強迫池虞吃下這口屎。

        她要是不吃,就是沒氣度。

        池虞笑了,她避開女人伸過來的手,語氣薄涼:“你誰啊,我為什么要給你面子?”

        此言一出,滿室寂靜。

        靳夫人臉上五顏六色,表情好不精彩。

        靳堯的父親重重咳了一聲,礙于池賀在,不好多說什么。

        靳堯卻是氣炸了,咬牙切齒地怒瞪著風棠:“你真是沒有教養!給我媽道歉!”

        池虞眨巴了一下眼睛,無辜地望向池賀,可憐巴巴的,“小叔,他說我沒有教養誒。”

        眾所周知,池虞的父母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。

        池虞是被池賀一手養大的。

        靳堯一句話,罵了兩個人。

        池賀臉色冷下來,“令郎這張嘴,長在臉上怕是太多余了。”

        靳夫人心里咯噔一下,給了表情憤怒的兒子一記警告的眼神,連忙討好地給池賀賠笑。

        “池總,實在對不起,這臭小子口無遮攔的,回去我肯定好好教訓他,虞虞要養病,我們就不多待了,改天我們在酒店擺一桌,給虞虞賠不是。”

        她跟池虞道別,池虞突然又正常起來了,揮揮手,甜甜的說:“叔叔阿姨慢走~”

        靳堯臨走時,狠狠挖了池虞一眼,對她厭惡到了極點。

        池虞則連個眼神都沒給他。

        她覺得靳堯從始至終都沒有認清楚自己的定位。

        靳家家道中落,最近幾年靠攀上池家,撿著池家從手指縫里漏出來的小魚小蝦,才勉強維持表面的風光。

        說白了,靳家是在賣兒子求榮。

        靳堯但凡聰明點,就算裝,也應該對池虞態度好點。

        可他偏生了一種叫人好笑的錯覺,認為自己跟池虞的位置是平等的。

        這就蠢到無藥可救了。

        要不是靳夫人比較上道,逢年過節都會上池家送很多山珍補品,各種阿諛奉承。

        他靳家是誰啊,給池家當馬前卒都不配。

        現在好了,靳堯給臉不要臉,靳夫人不知道是因為靳家這兩年生意好起來,覺得能跟池家平起平坐還是怎么,言行舉止也越發放飛自我。

        池虞琢磨著,是時候踹開靳家了。

        “在想什么?”池賀倒了杯水,遞到池虞手邊。

        池虞望著這個疼她如命的男人,搖搖頭,拉著他在床頭坐下。

        池賀不明所以,下一秒,小丫頭的腦袋靠到他肩上。

        池虞說:“小叔,跟靳家解除婚約吧。”

        池賀眼底閃過什么,很快消失不見。

        他摸摸池虞腦袋,笑得寵溺,“怎么了,還在生靳堯的氣?小叔找時間治他,給你出氣。”

        池虞懶得解釋靳堯跟寧瑾之間的齷齪,那兩人不配自己浪費口水。

        “我根本就不喜歡他,還有——”池虞壓抑地說:“既然活不過半年,就不要拖累別人了。”

        “虞兒。”池賀臉色驟然沉下來,很不愿意看到她這般自暴自棄:“小叔說了,會讓人治好你。”

        這些話,池虞從六歲起,就一直聽在耳朵里。

        她已經聽膩了。

        池虞不想怪自己的小叔叔言而無信。

        他疼惜溺愛她,給她世上最好的物質,包容她的壞脾氣,將她寵得像公主一樣。

        只能說是命運如此,老天爺看不慣池虞,一定要她死。

        池虞會將所有的負面情緒對準外人,卻唯獨不會對池賀亂發脾氣。

        她牽出微笑,精致漂亮的臉蛋是上帝偏愛的杰作。

        嬌嬈明媚,矜貴美艷。

        池賀深邃的眼眸暗了暗。

        池虞強裝無事地笑著說:“我一直相信小叔的,陪了我兩天,公司的事扎成堆了吧,齊琿下午的飛機,有他在,小叔可以放心回公司了。”

        齊琿是池賀指派給池虞的保鏢,前幾天有事出去了,今天剛好回來。

        池賀看出池虞心情不好,決定給她一點私人時間來消化情緒。

        “小叔聽你的,醫院無聊,要不要給你找點東西解悶?”

        池虞心不在焉:“那就找些書過來看吧。”

  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  池賀走后,池虞在憂郁中沉沉睡去。

        她做了個可怕的噩夢,滿頭大汗地從床上驚坐起,急促的大口喘息。

        臉上冰冷一片,那是被嚇出的眼淚。

        病房里寂靜黑暗,像一口冰冷的棺材。

        池虞摸著黑下床,將房間里所有的燈都打開。

        白晝一般的室內,總算給她帶來一絲安全感。

        屋子里沒有人氣,總覺得寒意徹骨。

        池虞開口叫齊琿,本以為他不在房內,是在外面候著。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        為您推薦

    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    人氣榜

        日韩av无码国产精品
        <small id="o10t5"><table id="o10t5"></table></small>

      2. <ins id="o10t5"><acronym id="o10t5"></acronym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"o10t5"></tr>
            <ins id="o10t5"><video id="o10t5"><var id="o10t5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    <ins id="o10t5"></ins>
          1. <ins id="o10t5"><video id="o10t5"></video></ins>